荣耀第一砖.

是爱学习的老瓜.




德哈/华福/evak/gallavich

瑜洲/瑞文/执离

瑶瑶在这里鸭、:

第一步,下载一个QQ浏览器然后去设置里把UA改成电脑(有的不改也行)在去设置里找扩展功能把网页翻译打开

第二步,就去搜索ao3网页,登录进去

第三步,你可以搜索你喜欢的标签或者文,然后长按就会出现选项然后翻译就好了。

(ps  不登录也能看   网页和文都可以翻译的  如果有“请到英文网页翻译”这样的提示  就说明你要翻译的文或网页里有汉字   所以不能翻译   一定要纯外语才能翻译的哦)

如果你还不会的话请加我qq1974301617,我给你发录屏。无事不要加。
——————
评论里有很多人问别的浏览器可不可以,还是推荐QQ浏览器真的好用,而且不用担心机翻翻译不好,真的超好用,亲测!!!

之前做的花瓶。
感觉有点
不伦不类的?

(我字好丑hhh

【德哈】限量版韦妥斯—04(完)


*ooc我的锅

*summary:韦斯莱双胞胎发明了一种新糖果,上面标有各种图案和指令,谁吃了见到喜欢的人,就会不自主的按指令行事。

于是哈利和德拉科一见面就跳啦啦操。

前文01.
02.
03.

5.

德拉科走进食堂,看向哈利经常坐的地方,毫无意外的,他并不在那。只有韦斯莱朝他投来充满敌意的目光,又被格兰杰按了下去。

德拉科嗤笑一声,转身向斯莱特林长桌走去。

就在前天,他让哈利跑路了。他这种行为一点儿也不格兰芬多。但德拉科觉得无所谓,重要的是波特居然喜欢他。

他拿起桌上的玻璃杯,将其中的南瓜汁一饮而尽,一些汁液留在了他上扬的嘴角上。

潘西在一旁盯着他,保持着一个要把培根送进嘴里的诡异姿势。

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我们的德拉科终于有勇气面对'邪恶的南瓜汁'了?真是可喜可贺,你该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吧。”

德拉科低头看了一眼手中挂满橘色汁液的杯子,抖了一下赶紧把它扔回了桌上。他绝对不是在因为波特而高兴得精神错乱,绝对不是。“还不是因为那个见鬼的啦啦操。”他翻了个白眼。

“诶德拉科,说到这个,那个糖的解药我们打听到了。”布雷斯有点心虚地看了他一眼。

德拉科刚拿起叉子的手又抖了三抖,他抬起脸有些生硬地问道:“怎么说的?”

布雷斯望向潘西,后者瞪了他一眼,转头对德拉科说道:“就是去干你日思夜想的事。”

面对德拉科的生气凝视,潘西小姐依旧坚挺地说了下去:“咳咳……德拉科,挺简单的其实,就是去亲波特。拿出你喝南瓜汁的勇气来!”

她这一句话差点让德拉科手里的叉子碎掉。他放下瑟瑟发抖的叉子,咬了咬牙,抬起头说道:“那就速战速决。”


6.

哈利被关在了一个老教室里,这是他醒来的时候发现的。糟糕的是他的开锁咒竟然不好用,有人把他的魔杖调包了,大概下一秒他就会变成一只金丝雀,场面一定非常黄。

他瘫回到椅子上,看着微小的灰尘在教室里唯一一束阳光里飘动着,世界都安静了。

不知道是谁跟他开了个如此幼稚的玩笑,但在这里倒是个放空大脑的好地方。

哈利闭上眼睛,感受着阳光与陈旧混合的气息。他深吸一口气,正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宁静,突然一下子蹦了起来,伸出老远的腿磕到了什么,刚刚坐过的椅子轰然倒地。他瞬间清醒了,以一种他最不情愿的方式。

“见鬼的!”

哦。这回哈利知道是谁了。他一边蹦跳着伸着胳膊以及已经磕肿了的腿,一边艰难地转头望向门口。活像一只山鸡。

门外响成一片,啼里塔拉的,大概是路过了一群热爱踢踏舞的大象。同时传来的还有某人的骂声。

“该死!我连门都打不开还怎么解开咒语?!”某人喊着。

“谁让你非得锁门的?傻了吧?”哈利看着被激起的灰尘,有些庆幸刚才就打开了窗户。

“阿拉霍洞开!”外面传来重物砸地的声音。大概是吊灯被某个智障射掉了。

“阿……拉霍……!妈的。”

他能想象到马尔福是以一个怎样的愚蠢形态扭动着身躯,试图把魔杖指向门口的,他忍不住大笑,冒着岔气的危险。

“你笑什么!阿拉霍洞开!”教室的门应声打开,德拉科的魔杖随之飞了进来。真是棒极了。

“很好马尔福,你终于可以进来了。你没把整条走廊炸了真是让我震惊。”他所处的角度刚好能看见门外扭动的马尔福,有点——不,非常骚。

“闭嘴波特,我只是想赶紧解决这个棘手问题。”德拉科蹦跳着,额前零星几缕碎发随着他的动作起起落落。

“看出来了马尔福,你都愁秃了。”

“去你的波特,你在那蹦我都能听见你脑子里的水声。”

“哦,算了,不想跟你吵。你倒说说该怎么解决?”

德拉科怪异地看了他一眼,像在看一个从精神病院逃出的傻子,“精神病院墙塌了吗?我以为你前两天还和我说解决办法来着。”然而以他现在正在抽动得像一个羊癫疯来看,应该也是一起逃出来的。

“好的马尔福,既然你这么说了,就别怂到只敢在门口跳舞。”哈利说着向门口方向跳过去,他不得不躲避四处即将散架的桌椅,这无疑让他看上去更像一个神经病。

德拉科顿了一下,原地跳了一会儿后向门口蹦去,终于要进门的时刻,他的腿十分不争气的踢了出去,干在了门框上。“嘶———!”

“我从不知道你眼睛居然也很瓢。”哈利笑够了之后挤出了几个字。

德拉科像是要证明自己眼睛很端正似的,第二次居然没有什么困难地进入了教室,如果不去看他磕青了的手腕的话。

他们两人在极具节奏感的跺地声中艰难地向对方跳跃前进,空中还时不时传来阵阵嚎叫。眼见着他们只有一步之遥了。

但是啦啦操的大动作完全没法近身啊?!

“卧槽疤头我新打的皮鞋啊!”

“谁让你非得穿出来显摆的?踩!”


“fuck你手往哪打呢?”

“哦波特,要不我让你摸回来?”

如果这时候有人路过,一定会震惊于如此和谐的场面。救世主竟然和死对头在空教室里一边跳着舞击打对方的任意部位,一边使劲扯着脖子试图不用手就扇对方一嘴巴。看在马尔福颧骨青紫,以及波特鼻梁带血的份上,这场架一定打得格外成功。

两个当事人显然就不那么安心了,长时间的剧烈运动几乎使他们透支,他们甚至连吵架的闲暇也没有了,眼中的一切都变得模糊,只能看清对方的嘴唇。(这似乎有点色情。)如果手还能攥住魔杖的话,他们只想施一个飞来咒把面前那个渐渐模糊的嘴召唤过来。

在无数次失败的“互殴”之后,哈利总算总结出了一些动作的规律,看着对面张牙舞爪着向他扑来的马尔福,他深吸一口气,眼一闭,照着马尔福的脸就咬了上去。

很好,他咬到了鼻子,(“你是被你教父传染了吗波特?!”)但只需要再往下一点……

真不幸,马尔福一脚踢到了他的腿上。他强忍着没有喊出声,又一次向德拉科咬了上去,这一次他进行了精密计算。



一切的一切,都静了,哈利感到铁锈味儿在口中蔓延,他的牙似乎咬着什么软软的东西,温热而有力的气息打在他的脸上,他告诉自己那一定是个巨怪,不能睁眼。

“你好要叼到多友?”巨怪说话了,声音有点怪异。

哈利睫毛颤动了几下,这才放嘴,睁开双眼,就沉入了灰与蓝的色块里,“我想多久就多久。”他吻了回去,任自己沉溺于此。



end.



#第二天的霍格沃兹报

据知情人士透露,昨天下午,哈利•波特居然和他的死对头德拉科•马尔福互相搀扶着去了医疗翼,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的啦啦操病已经好了。两人衣冠不整,走路极其外八。究竟是什么姿势能让两人都变成这样至今无人弄清。

哈利•我什么都没干•真的•波特拿到校报之后,想要打死主编某兰杰。

上学真的超级忙啊。

朝七晚九妙不可言。

但今天放假吸吸吸,争取把小辣鸡文更完。

愿同学们高考顺利♥

(刚起床的瓜)

一个德哈智障脑洞

花吐症

德拉科吐鸡米花。

哈利吐西兰花。

—哦破特,你连吐个花都如此衬你眼睛的腌癞蛤蟆颜色。

—你吐的花和你头发一样油腻,马尔福。

(bu)

上学就想皮一下
吸吸吸吸吸

【德哈】限量版韦妥斯-03


*今天是艰难的啦啦操式坦白
*短小
*还有一天开学补不完作业也要来更!

*summary:韦斯莱双胞胎发明了一种新糖果,上面标有各种图案和指令,谁吃了见到喜欢的人,就会不自主的按指令行事。

于是哈利和德拉科一见面就跳啦啦操。

前文01.

02.

4.

德拉科打开泡泡浴的龙头,把自己浸在温水中,胸膛前的香皂泡咕嘟咕嘟的炸开,化成七彩的丝然后不见。

蒸腾的空气让他感到窒息。

而这也的确是近几天带给他的感觉。

在水中,紧绷的肌肉逐渐放松。或许没有什么比跳完啦啦操后来个泡澡更令人爽快的了。

他闭了闭眼,用手捧起水溅到脸上。

哦。

这沐浴露有股破特味儿。

说起波特,他跳舞的样子还真是傻得可以。德拉科忍不住勾起了唇角。

他可能还得好好感谢韦斯莱呢。为他献上了一份大礼。

而布雷斯那混蛋说他并不清楚那糖有什么作用,鬼才信他。一定让他得吃下脱衣舞版的糖。一年的量。

虽说还没有解药,但能看见傻宝宝跳舞还是划算的。

至于他自己的舞姿,哦,那简直就是无人能敌了。就算是啦啦操他也要跳得优雅,跳得绅士。

他冲干净身子,擦擦头发,不紧不慢地套上衣服,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把衬衫纽扣系到第一个,热水使他苍白的皮肤透着点红。几缕碎发搭在额前。他从令人昏昏沉沉的澡堂子里走出来。

刚刚的泡澡让他身心放松,以至于他的腿已经不由自主地踢出老远,他才反应过来。

“波特?”他蹦着叫喊,环顾四周。

只看见不远处……两条腿在不安分地舞动着。

想象一下,两条腿在走廊里欢快地跳着啦啦操。

而有个人对着那腿也在跳啦啦操。

有点可怕。

“是你吗,波特?”

“该死……是我。”哈利的声音从那边传来,显得有点闷闷的。

“没想到……穿着隐形衣居然也得跳。”哈利嘟囔着。

“你在这干什么,波特?来偷窥我洗澡?”

“去你的马尔福,”哈利停顿了下,“我们得谈谈,关于这几天的……咳咳……啦啦操。”

“啦啦操试面谈——哦不——腿谈,很有创新,波特。真高兴我现在看不到你的全身,你的舞姿依旧不能直视。”

“彼此彼此,我不想跟你打嘴炮。我要说有关这东西的解药。你要是不想知道我就走了。”

“谈谈就谈谈,我可不想再被他们视奸。”

“还算识时务,马尔福。”

“所以波特,有话直说,我没时间和你跳一晚上啦啦操。”他说话开始有点喘了。

隐形衣滑了下来,露出了哈利乱糟糟的脑袋:“那个……就是吧……”

哈利的脸色通红,德拉科觉得可能是剧烈运动造成的。

“什么那个?我从不知道你成了结巴。”

哈利眼神微敛,城堡昏黄的灯光把他的脸打磨得失了棱角,棕色的睫毛在眼中打出一片阴影。他的脸颊更加红晕了,就像在炎夏里狂奔了一整天。他没看错的话,圣人波特是在……害羞?

这不正常。他怀疑是光线问题。或者是来回蹦跳产生了幻觉?

哈利咬了咬牙,飞快地说到:“我们吃了一种见到喜欢的人就会跳舞的糖,”他特意把“喜欢的人”四个字念得非常糊且轻,“解决办法就是亲吻!别让我说第二遍!马尔福!”

他听见了。在一片噼里啪啦的跺脚声,和喘气声之中,德拉科清晰地辨别出了那四个字。他瞪大了眼,原本平静的面色裂开了惊讶又无措的缝隙。缤纷的烟花就这样在他心里轰隆炸开。灰蓝的眼倏地被灯光点亮,他声音也有些颤抖了。


“这么说,破特,你喜欢我?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他要收回之前的话,跳完啦啦操来一炮才是最爽快的。
有机会尝试一下: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只剩一天就开学了,我倒希望我和作业能像他们那样相爱

还有开学考!
世界真美好!

【德哈】限量版韦妥斯-02

*ooc我的锅
*带双子玩
*summary:韦斯莱双胞胎发明了一种新糖果,上面标有各种图案和指令,谁吃了见到喜欢的人,就会不自主的按指令行事。

于是哈利和德拉科一见面就跳啦啦操。
*就当巫师界有啦啦操吧,好吧?吧?

前文01.

2.

哈利瘫在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,双手插在头发里胡乱揉着。

他现在很乱,非常乱。

刚刚度过的是他人生中最疯狂绝望的半天。

比和伏地魔关在一间屋子玩过家家更绝望。

不知道中了什么倒霉魔咒,他和德拉科竟然一见面就开始……跳啦啦操?!

魔药课上跳也就算了……

走廊里居然还得跳……!

众目睽睽之下干这种事实在不好受。
尤其是一边听他们笑出的猪叫一边跳舞的那种。

他揉揉大腿,试图缓解一下跳整上午啦啦操带来的酸痛。

“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双胞胎。”赫敏皱着眉。

“要我说,哥们儿,下回他们给啥你都不能吃。”罗恩把为哈利带来的午餐放在桌上。

哦是的。哈利现在连礼堂都不敢去,吃饭吃到一半突然跳啦啦操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“嘿——哈利,”乔治的脑袋探了出来,“听说要找我们?什么事啊?”

“你俩就别装傻了。”赫敏手中的大部头书蠢蠢欲动。

“——你是说啦啦操事件?整个霍格沃兹可都传得沸沸扬扬呢!”

“拜你俩所赐,”哈利瞪着两个红脑袋,“严肃点,你们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?”

“啊,就是传说中的——限量版韦妥斯!”

“拥有奇特的药效,亲身实验绝对有效,只有一百粒!卖完为止!”

“所以,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哈利揉着眉心。

“小哈利~你确定要我们说么?”弗雷德和乔治相视一笑。

他抿抿嘴唇,还是认命般的点了点头。

“咳咳……哈利,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。”弗雷德坏笑着咳了几下。

“你记不记得那个糖上,有个图案?”

“好像……是跳舞的小人儿?”

他当时居然还照着画了好几个。

“哦那没错了,你吃了那个糖以后——”

“见到喜欢的人……就会执行糖上的指令。”

“什么?!”

哈利一个激灵,旁边的罗恩替他叫了出来。

“你们肯定搞错了!哈利怎么能喜欢那只臭白鼬!”罗恩拼命挥舞着手中的鸡腿。

“哦,小罗尼,我们可是亲身体验过的哦。品质保证。”

哈利的脸在燃烧,他保证自己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心事被戳破的小姑娘,情感积蓄已久形成的彩色泡泡,就这么毫无防备地爆裂开了,奇怪的情绪迸发出来,充斥了整个胸膛。这种陌生感觉令他手足无措。他甚至不敢抬头。

“先不说这个,”赫敏敲敲桌子,“解药是什么?”

“解药就是——”

“把你自己送到他嘴边。”
……
……

“哦好吧其实就是去亲吻马尔福!”

“祝你好运啊哈利!”
……
……

看着双胞胎溜远的身影,哈利做了个深呼吸,把脸埋在手里。

“哥们儿,别生气,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智障马尔福的。”

“谢谢,我想……一个人静静。”哈利扶着沙发站起来,晃晃悠悠地向寝室走去。

哈利一头栽倒在床上。床单上阳光的香气被他激了起来,他冷静了些。

他喜欢德拉科?这他自己都难以确定。只是他的目光总会莫名其妙的跟着那个金发混蛋,仅此而已。没错。

他一直觉得他的眼睛很好看。如果你见过他的眼睛,就会知道那种灰与蓝的色块混在一起的,很通透的颜色。天。不该想他的。

所以……他们的意思是让他一边跳啦啦操一边亲德拉科??!

绝对是年度最难亲吻姿势top1!!!
光是想想就脚疼。

等等……他什么时候要和马尔福接吻了?

.

3.

哈利已经躲着德拉科好几天了,他尽量错开去礼堂的时间,有和斯莱特林一起上的课自觉待在教室门口,或者干脆请假。

就算这样还是免不了突然尬舞的事件。

如今他只要在走廊里一出现,人们灼热的目光便紧紧聚焦在他身上,恨不得把他衣服烧出个洞。(然后好看看他的尺寸?)

“马尔福呢?怎么还不来,我还等着男神跳舞呢!”

“直接去买照片不就得了,非得看真人干啥。”

“照片炒到那么贵,谁买得起啊。”

哈利一个趔趄差点摔进坑里。

他站直身,发现……所有人都掏出了——隐藏已久的——照相机。

哦。就是拌了一下好吗。激动什么。

.

哈利虚脱般地回到公共休息室,他有一种终于解脱了的错觉。

他走到赫敏身边一屁股坐下。
“唉,赫敏,我发现绕路也减少不了他们对我跳舞的热情。罗恩呢?”

“他去洗澡了。嗯……哈利,”女孩忧心忡忡地看着他,“你得知道这么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。”

“那我也不能对马尔福说:'嘿我得和你亲吻,这样才能解除魔咒'吧。”

“实际上你只能这么说。”赫敏翻了个白眼。

“那我怎么解释?直接表白?他一定会嘲笑死我的。”哈利试图让他的鸡窝头变得更乱,事实上这完全不可能了,“他都烦死我了。”

“哦别傻了哈利,你以为他为什么一见到你也会跳啦啦操的?”

.
.
.

小剧场:

#关于双胞胎的亲身实验:

“乔治……你快过来点!我亲不着你!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谁让你非得吃'广播体操版'的糖了?”


#五年后
哈利翻起了德拉科的相册。
……
……
“……马尔福!你过来!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这是什么?!”

“哦。'破特跳啦啦操' 马尔福限定版。还能看见小腹呢。”

“艹,脸呢?”

【德哈】限量版韦妥斯-01

*ooc我的锅

*第一次发文有点紧张

*脑洞来自限量版曼妥思:)

*summary:韦斯莱双胞胎发明了一种新糖果,上面标有各种图案和指令,谁吃了见到喜欢的人,就会不自主的按指令行事。

于是哈利和德拉科一见面就跳啦啦操。

*就当巫师界有啦啦操吧,好吧?吧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片死寂……

紧接着袭来的是哄堂大笑。

斯内普便是在这时进来的。

……

他一进门便看见自己学院的学生竟然在和波特家的小子闹得火热……不对,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在……

“两位先生,是什么让你们认为可以在我的课上……跳啦啦操的?格兰芬多扣两分,鉴于波特先生那‘良好’的协调能力。”

他抽动着嘴角,终于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。(“凭…什么?”哈利喘道。剧烈运动导致他声音低得无法让斯内普听到。)

“以及,德拉科,我对你不幸被巨怪传染感到遗憾。现在,坐下!”

“抱歉……教授,我做不到。”德拉科呼着气,费力地让自己说出的话不那么像娇*喘。


“哦。那你们看着办。”斯内普瞪眼。“不想吃禁闭就在上课之前解决。”


等着的布雷斯,看我不宰了你。德拉科给身边笑得流泪的好友几记眼刀。鬼知道布雷斯从哪儿弄来的破烂糖。居然害他出这么大的丑。要不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,他早就过去几巴掌了。

见鬼的啦啦操。禁闭倒是不怎么担心。但这一辈子的脸算是全丢了个干净了。

还好有个破特和他一起丢脸,这绝对可以嘲笑他一辈子了。他看着手舞足蹈还不忘瞪他的波特,嘴角牵起一丝假笑。

“布雷斯,赶紧给我解药我饶你不死。”

他已经跳得腿脚酸痛了,下一秒可能就会直接倒在潘西的坩埚里。而那个女人也一副幸灾乐祸的欠揍模样。

“咳…实在抱歉德拉科,”布雷斯费力地憋着不笑出声来,“我并没有。但我可以送你去医疗翼一趟。”

德拉科剜了他一眼,在一阵阵憋笑声中,粗着脖子一蹦一跳地向门口艰难地“走”去。

德拉科跳出门口,啦啦操居然倏地停止了,他以一种诡异的一腿伸出、双臂张开的姿势,僵在了门口。

教室里噼里啪啦的声音也戛然而止。

德拉科尴尬地收回迈出天际的脚,掸掸灰,转身走进教室。

他正要和即将坐下的哈利来一场独家的目光打炮,然而,就在这一瞬间,两人突然动作极其一致地蹦了一下,一手高举过头顶,另一只弯在脸旁,两腿向后蜷起,脚跟几乎能贴到屁股上。

“……嘁嘁嘁嘁嘁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嘎儿!”

众小狮小蛇不顾自己性命在蛇院院长面前嗷嗷笑出猪叫。

哈利腿一蹬踹翻了罗恩的坩埚,跳到了凳子上。

“f**k!”

两人难得一致地骂道。

马尔福家的继承人,不能这么认输!
德拉科调整好方向,再次蹦向门口。

跳出去。

尬舞停止。

走回来。

开跳。

吃瓜众人:“噗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斯内普:……石化咒考虑一下?

哦。很好。这该死的教室门口一定有个结界。

难不成他要站在教室外熬一节课魔药???


德拉科,一个双手插兜靠在门口喘气的男人,开始思考人生第一大问题。